Monthly Archives: June 2010

First award

再一天就上班三个月整了,过的是挺快的。不过这三个月下来还是挺充实的。我也学着怎么尽量变professional,首先就是要做好本职工作吧。刚参加工作,难免犯错误,及时改正并向其他老员工和比较活跃的员工学习,看如何能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。

今天很意外的从kexin那里得到一个award,当然很高兴,能得到直接boss的一点肯定就是一个不小的鼓励。现在记录在这里,以后继续努力 :) (首先要把当前的errata顺利结束掉……)

you are a new hire, but you do work well-rounded and timely. thanks for your hard work! From Kexin Zhang

今天几件事

按照时间顺序来吧。

早上不到六点起来去驾校考试,科目二,也就是考桩。八点坐驾校的班车到海淀驾校的考场,进去等待,然后一个一个去贴库移库倒库,大概九点半的时候顺利考过,在场的负责教练还不错,给我喊了一嗓子,让我回轮,要不可能就撞线了。十点左右开始考科目二的场地考试,侧方停车定点停车什么的。曹同学因为是本组第一个,有点不适应环境,很不幸的没过。我是第二个,做了破起和直角,然后掉头回来走S,然后起伏路和侧方停车。一系列下来考官让我下车了。考官没说什么,这里没消息就是好消息。杀手证第一阶段顺利通过。从三月交钱开始,都有五个月了。

晚上去姐家吃饭,我妈和大姨老姨都过来了,帮忙搬家。这三个老太太在一起还真有意思。家里人在一起吃饭喝酒热闹的时候不多了,今晚也算是一个幸福时刻了。如果有机会就请年假,11年初陪几个老太太去海南逛逛,趁她们还能走动。

吃过饭,几个老太太还来我住的地方看了看,看看我现在过的怎么样。看到现在这小屋还算整洁可能也就放心了。

晚上喝了三瓶多啤酒,睡觉去了。

我果然是非主流

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世界杯的时候,我表示世界杯对我完全没有影响。于是想到,我其实才是非主流。

下面详细对比一下,当然,这里别人表示大多数人:

  • 别人都在看世界杯,我在不冷不热的关注NBA;
  • 别人都用Windows,我用传说中的Linux;
  • 别人用QQ,我用gtalk;
  • 别人用新浪/腾讯微薄,我用twitter;
  • 别人都推崇iphone和android,我更希望玩meego;
  • 别人都想看看世博,我唯恐避之不及;
  • 别人拼命往体制内挤,我拼命往体制外逃;
  • 别人说一定要有房有车,我说不如租房租车;
  • 别人工作后开始发胖,我工作后比上学时运动量还大;
  • 周围越来越多人结婚或由单变双,我还是很享受一个人生活;
  • 就连买电脑我都要买四核CPU/4G内存外加让很多人鄙视的集成显卡;
  •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习惯于游走在人群的边缘,并保持适当的距离,作一个观察者,只是偶尔会踏入人群。

虽然跟大众比起来我是小众,但是身边有不少跟我一样小众甚至比我还非主流同学/同事,所以我并不孤独。

2009年也许是转折的一年

到现在我才真正反应过来这个事情,2009年也许是改变我方向的一年。

先罗列一下2009年我的重要事件吧:

  1. 2月开始准备gsoc
  2. 4月选上gsoc
  3. 4月申请了twitter
  4. 8月完成gsoc
  5. 8月到红帽实习
  6. 4月到9月有一系列大小talk,都是关于gsoc的
  7. 12月签约红帽
  8. 12月买了域名和VPS

其实总结起来就三件事,gsoc,翻墙,工作。

gsoc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经历了疯狂的半年,虽然最后的成果不算完整,但对自己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。gsoc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接触了开源社区,熟悉了coly,为以后的工作找到了大方向。

翻墙这件事完全是gsoc的副产物。当时coly建议我申请一个twitter帐号,可以实时更新进度。很庆幸在我申请的时候twitter还没有被封,而在我申请两个月后6月的敏感时期,twitter就上不去了。还好那时候封锁的只是主站,各种第三方应用没有封锁。慢慢习惯了墙外的生活后,开始不满于自己没有梯子的生活。于是在12月CNNIC停止个人cn域名申请,godaddy适时推出优惠的时候,注册了域名,后来买了VPS服务。翻墙这件事有两个意义,一是脱离墙的束缚看到真正的世界,思想上有了不小的变化,也许比过去更“反动”了吧;二是开始写blog,随时记录自己的生活工作学习的各种事情,我现在坚信,坚持记录,一定是有效果的,即使我现在对这个效果是什么还不是很明确。

工作这件事就好理解了,结束了学生生活,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,生活上是一个巨大的变化。

总之,这一年既改变了我的生活状态,又改变了我的思维和思考方式,(开始学着独立思考),而且还基本确定了我以后的方向和目标(早有目标早行动,不至于在迷茫中浪费时间)。说2009年是转折的一年,不为过。

现在的生活还不错

工作快两个半月了,感觉良好。

工作内容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,虽然有时候也挺枯燥的,但还不至于讨厌这个工作。工作环境也不错,每人一大块空间,配了不错的电脑和笔记本,网络环境也不错,时不时的还在墙外,饮料零食也随便吃。人际关系简单,都是搞技术的,而且还是外企,感觉不到什么办公室争斗,人与人之间交流很顺畅,很容易,很放松,没什么等级的感觉。每周还有各种运动,篮球羽毛球。反正我目前是满足了。

想起来写这个是因为今天晚上打篮球。上次的篮球活动我没参加,这次再参加就是相隔一个月了,所以这次要好好发泄一下。结果体力不支,回到办公室很累,验了一个bug之后回家。外面下着小雨,顶着雨骑车回家。到家非常爽的洗个凉水澡,然后泡面香肠咸鸭蛋,边吹电扇边吃。工作上没什么麻烦,生活上自由自在,每天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,没有其他重大责任在身,真是爽啊!

相比之下,另外一个同学结婚了,需要买房了,看了各种房子,还要考虑以后小孩上学的问题。我只能说我还没做好迎接这些问题的准备,还是自己先爽几年再说吧。

在Linux下更改硬盘的 I/O scheduler

要开始测试SSD Tuning这个feature了,SSD的特点之一就是随机读取性能很好,那么就不需要什么I/O scheduler了。所以测试的时候就要改一下scheduler,由一般默认的CFQ改成noop,让I/O scheduler什么都不做就好了。

那么怎么在Linux系统下更改I/O scheduler呢,不会的就google吧。

1. 临时更改

如果想不重启系统而临时更改某个设备的scheduler,那么就用/sys接口吧。

cat /sys/block/<device>/queue/scheduler

可以看到类似如下的输出

noop anticipatory deadline [cfq]

列出的四种都是系统支持的scheduler,方括号中的是现在使用的,也就是cfq。(关于什么是cfq, anticipatory, deadline,自己搜索吧,我也不清楚呢)

要更改的话echo进去一个新值就可以了

# echo noop > /sys/block/<device>/queue/scheduler

2. 永久更改 (这个不是针对某个设备,而是整个系统了吧)

这就需要重启系统了。在grub的启动参数中增加 elevator=noop 参数,noop可以换成其他支持的scheduler。

另外重新编译内核,指定默认的scheduler应该也是可以的吧。

PS. 关于sudo和echo连起来用,还是没搞明白,其实应该是sudo没搞明白。

普通用户下, sudo echo noop > /sys/block/<device>/queue/scheduler是不可以的,没有权限,直接echo就要换成root,或者su -c “echo noop > /sys/block/<device>/queue/scheduler。

而使用 echo noop | sudo tee /sys/block/<device>/queue/scheduler 就是可行的。

谁能给详细介绍下sudo?

Monthly pic 2010 05

五月,玩了不少啊

每月一次的“娱乐活动研究中心”的活动,本次活动在我家做饭吃,贤惠的同学们在洗菜切菜

开始学车了,这是第一次上车的时候,车上的曹同学

夏天了,换上凉席吧,顺便把床单被罩还了

为了赶在邓同学上班前还有假期,五月末去了十渡。“中心”的主要成员都在这了。第二天的漂流爬山都很不错。

firefox在tab bar的最后打开新tab

fedora13中的firefox升级到3.6了,但是今天发现firefox新开的tab默认是在当前tab的右边打开,对于我这种对tab顺序有严格要求甚至是洁癖的人来说,用起来很不爽。记得之前在首选项里可以设置的,但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相关的设置。

一般这种情况就需要去about:config里找答案了。但是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个配置管这个的,只能用tab作为关键字进行过滤了,过滤出来的条目还好不算多,一条一条看吧。这就发现了这么一条

browser.tabs.insertRelatedAfterCurrent

看字面意思也能猜出来是干什么的了。把它从默认的true改成false,都不用重启firefox,再新开一个tab,发现是在tab bar的最后打开了。